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校办公室外网
 首页 | 机构设置 | 工作制度 | 办公流程 | 常用下载 | 学习园地 | 信息公开 | 依法治校 
  通知公告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信息公开>>信息公开>>正文
 
他们画的萌井盖 曾刷爆东莞人的朋友圈
2017-03-19 09:16  

            他们画的萌井盖曾刷爆东莞人的朋友圈

                  彩艺阁社团改变了大家对理工科学生

                    “兴趣单调”的刻板印象

              东莞时报记者沈汉炎 来源:东莞时间网

说起广东医科大学,现在很多人还会津津乐道他们去年11月底的那次刷爆朋友圈的井盖涂鸦。从北门至教学楼一路在一天时间内,突然跳出了布朗熊、可妮兔、灌篮高手、医护三角等诸多漫画,让来往的师生纷纷驻足停留,观赏拍照。这些萌哒哒的井盖一下子成为全校师生的视线焦点,刷爆朋友圈。

这件拉风的事情,是该校一个叫彩艺阁的学生社团搞起的。但说起初衷,只是为了改变外界对理工科学生只会读书、兴趣单调的刻板印象,顺便通过手绘井盖也能展现校园特色文化,美化校园环境。

那么,彩艺阁究竟是一个怎样的高校社团呢?听说他们有社员160多人,文艺活动丰富又生动,每学期都会组织写生、看展览,每周都有油画、素描、国画、漫画四大课,连老师都来听他们的课呢!

医科大的井盖涂鸦火遍了朋友圈

说起去年11月底的那次井盖涂鸦,彩艺阁的同学们依旧记忆犹新。“在厦门大学等名牌大学或其他艺术院校,这类的涂鸦也有,但作为医科院校的涂鸦,很少,所以很新鲜。”彩艺阁副社长何伟杰笑着说,他们当天涂鸦的时候,路过的同学都会停下来看、拍照发朋友圈,一下子就传遍了朋友圈,连学校的几大公众号都做了这个内容的推送。“我们平时的活动一般都只有自己的公众号推送,这次是最拉风的一次。”何伟杰笑着说。

“我后来发现,我们的辅导员也发了这个微信,不知道他有没有到现场,也可能他是盗别人的图。”彩艺阁的另一位副社长、公共事业管理专业的大三学生朱慧娟也笑着说,她也看了几个公众号的文章和同学的朋友圈,大多都是好评,“有些还觉得我们很辛苦,因为大太阳下,还是很晒的。”

此后,随着朋友圈的发酵,广州日报也作了新闻报道,为此何伟杰还特意买了两份报纸收藏起来,这个对他而言,是学生生活中一件很有纪念意义的事情。

为了申请这次活动,何伟杰和彩艺阁社长陈婷珍负责许多幕后工作,先是向社团联合会申请,此后又跟学校党委、保卫处、水电部等部门申请,还去找物业并寻找一些赞助。“没想到,跟物业一说,他们马上就答应了。”何伟杰笑着说,物业的赞助超过我们的意料,不仅帮忙清理井盖,提供雪糕筒和警戒绳等,还报销了我们此次活动的材料费用1000多元。

因为都没学过设计,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涂鸦活动,所以活动的前一天,彩艺阁的社员就走访了从北门至教学楼的校道路上的二十几个井盖,然后上网搜索类似涂鸦参照。期间何伟杰和护理专业的大一女生陈宝莲以及教导员画了第一个作品《熊本熊》。“那个是试验作品,主要是试色,看要怎样涂才不至于容易掉色。”何伟杰笑着说,现在看来,还是挺成功了,直到现在颜色还是挺鲜艳的。

创作的作品都是

萌哒哒的漫画

到了创作的当天,参与创作的彩艺阁的社员分7组,每组3至6个人,负责三个井盖。朱慧娟一组有6个人,是人数最多的一组,有的负责清理井盖、有的用粉笔画线稿,有的涂色,有的做后勤,既有分工配合,又有合作创作。

“我们创作没有硬性要求,只要主题积极向上就行,至于画什么内容,由小组自行决定,但因为是第一次选材,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漫画。”我们学校、社团有三分之二是女生,漫画比较简单,而且很可爱,所以容易接受。“何伟杰说。

朱慧娟是个动漫迷,从五年级开始就喜欢画漫画,经常对着动漫人物临摹,也经常上街去买贴纸或拿哥哥的漫画书来临摹。“我喜欢热血漫,《全职猎人》《飙速宅男》都是我最爱,后者我曾从高二追到现在,每周放半天假,它就是我回家的动力。”朱慧娟笑着说,在家每次看到激动的时候,想尖叫又不敢尖叫,只能捏着小拳头,默默压抑自己。

活动当天,朱慧娟画了《皮卡丘》和《杀老师》两个动漫。“我们从早上画到黄昏,虽然只是几个看似简单的井盖,但每次上一边颜色后,要等干了再上一层颜色,所以进度很慢。”朱慧娟笑着说,她那天皮肤过敏,脸上长痘,尽管天气很热,她还是全程都戴着口罩,和组员们跪在地上作业。

包括此前试验的《熊本熊》和当天完成的21幅作品,一下子点亮了广东医科大学,成为一件热门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对于当天有课或有事的社员来说,不能躬逢其盛,难免有些遗憾,所以只能亡羊补牢了。江艺琴就是其中一个,她当天晚上就开始约其他同学第二天再去创作,但没约到,所以只能自己去。

“他们都要睡懒觉,不愿去,我就自己完成了一个我最喜欢的动漫人物:《七龙珠》中小时候的孙悟空。”江艺琴笑着说,当天还有其他同学组队去,也完成了两个井盖,至此,这次涂鸦活动,总共完成了25个井盖。

社团每周都有课,老师也来当学生

“医学院的学生常常被误认为是只会读书、课余生活单调,我们想通过这种行动改变外界对我们的误解,而且通过手绘井盖也能展现校园特色文化,美化环境,挺好的。”说起井盖涂鸦的初衷,何伟杰表示,医科大的校园文化其实是很丰富的,以社团为例,目前学校有50多个学生社团,其中彩艺阁是较为出名且庞大的一个社团,有160多人,每学期还会组织户外写生或到城区看展览。

彩艺阁的社员按兴趣爱好,分国画、素描、油画、漫画四大门类,每周每个门类都有一节课,由社员自己当老师。“教学的都是学生,听课的也是学生,每学期都会排好课,临时在群里再通知一下,社员自愿来上课,不过每次来的人都蛮多的,有相当一部分人还很坚持。”何伟杰笑着说,上课比较轻松自由,都是同学,互相交流学习,氛围很好。

朱慧娟说起第一次在社团当“老师”给社员上漫画课时,依旧颇为害羞。“我平时都是自己看漫画自己临摹,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所以要来讲课时,超级紧张,好在来听课的同学也大多是和我一样。”朱慧娟笑着说,为了那次上课,她提前一周准备,买一些绘画教学资料,自己上网找漫画教程等等。尤其是上课前的两三天,她还自己私下彩排了几次,试着怎么教。

何伟杰则是学国画了,从小学一年级被妈妈拉去上兴趣班后,就断断续续坚持学国画到现在,有十几年了,期间也跟专业画家区建新学了四五年,是彩艺阁中学画画最久的一个社员。他的课不仅每次有十几个同学来听课,学校的宿管科的一位女老师和一位教化学的男老师也成了他的“学生”“基本每次课都来”。

当被问起“当老师的老师,给老师上课,紧不紧张”的问题时,在一旁的朱慧娟突然笑着说,“他一个‘老司机’怕什么?”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就当交流咯。”何伟杰笑着说,两个老师除了与他交流国画之外,也常常关心他的生活和学习。当说到这,记者开玩笑说,“感觉老师学画画是假,来当间谍是真。”于是何伟杰也笑着回答说,“希望不是!”

关闭窗口
 
 
 
 

学院办公室        版权所有